1.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本站公告
          從蹊蹺的廣告宣傳費挖出腐敗窩案——A市某監察大隊財務收支審計案例
          時間:2020-08-03 10:53:25 來源:市審計局 瀏覽次數: 字號:[ ]


              2015年5月至6月,A市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對某監察大隊原大隊長吳某某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對原副大隊長孫某某判處有期徒刑4年。至此,某監察大隊腐敗窩案終于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案件背景

          2014年8月,A市審計局根據當年度審計項目計劃對A市某監察大隊2008年至2013年度財務收支進行了審計。審計組在調查了解階段通過認真核查后掌握了該單位一些實際情況:

          一是該監察大隊屬二級事業單位,財務獨立核算,下屬16個中隊的財務收支均納入該大隊核算,且財務支出由正大隊長“一支筆”審簽。

          二是該大隊在財務核算、支出審簽、政府采購、資產管理及內部控制等方面均未制定相應的規范制度,導致資產管理混亂,內控缺失,存在漏洞。

          三是主管部門未加強對該大隊的有效監管,導致該大隊領導資金審批不嚴、使用不規范等現象普遍存在。

          因此,審計人員初步判斷該單位可能存在嚴重違反財經紀律等問題,精心編制審計實施方案,將廣告宣告費、物資采購、廣告牌拆除等支出及其合同和發票的真實性作為本次審計的重點內容。

           

          疑點重重

          一、內容相似價格相近的廣告宣傳費

          審計進點后,審計人員利用計算機輔助分析該單位的大額支出記錄。在對該單位的廣告宣傳費進行篩選分析時,發現該單位2010年12月記賬憑證上的宣傳欄改造費和2012年12月記賬憑證上的宣傳欄制作安裝費存在內容相似價格相近的現象,且竣工報驗單未有該大隊相關人員的簽字和蓋章。審計人員疑惑:為什么要在兩個年度制作兩次宣傳欄但又無驗收人員簽字呢?這引起了審計人員的高度注意,于是審計人員進一步向開票單位進行延伸審查。審計組來到開票公司,核對該大隊在開票公司的業務往來,剛開始老板鑒于與大隊長的朋友關系,承認監察大隊的業務往來費用都是真實的。但審計人員詢問上述兩筆業務的疑點時,開票公司老板解釋牽強,明顯心虛的樣子。于是審計人員要求拿出相關證明,開票老板才說上述兩筆支出實際上均未制作宣傳欄,而是該單位大隊長吳某某說有兩個項目是別人完成后因為開不了發票所以想要開票單位幫忙開具發票,開票單位在扣除稅金后將余額7.20萬元以現金方式交給吳某某拿走。

          二、制服和皮鞋的采購數量存在異常

          審計人員在與該大隊財務人員聊天說起制服采購的事情時,聽說皮鞋的生產商是本地的一家企業生產。而審計人員在分析該大隊2008至2014年有關制服、皮鞋及標志采購的發票、合同、招投標等資料時,卻找不到支付給皮鞋公司的發票或記賬憑證。審計人員很納悶:為什么中標的制服公司合同里也有皮鞋?這家公司明明是外地公司,為什么大家拿到的卻是本地生產的皮鞋呢?到底該單位實際采購數量與招標數量是否一致呢?于是審計人員決定核對下制服、皮鞋及標志的采購數量和實際發放數量。向該大隊財務人員要要求提供制服和皮鞋發放人員名單,財務人員說名單在采購公司。由于制服中標公司在省會城市,審計人員通過電話聯系供應商業務員要求該大隊制服、皮鞋及標志的采購數量、價格和人員發放名單,第一次該業務員態度非常不好,說不到幾句話就掛斷電話。幾個小時后,審計人員再次聯系該業務員,就審計發現的疑點要求其解釋,此時業務員才態度轉好,如實說出該大隊采購的皮鞋是大隊長吳某某自己私人聯系的,要求放進他們招標合同再分包給皮鞋公司,而且實際采購數量與發票采購數量不一致。審計人員在拿到該業務員提供的制服和皮鞋發放名單后,將發票中記載的數量與實際采購的數量以及發放人員名單與大隊工資冊名單進行核對,發現該單位2014年制服及標志采購時多支付給供應商20套服裝、50雙皮鞋及標志,金額合計4.51萬元。

          三、廣告違章拆除項目直接發包且價格偏高

          審計人員統計出該單位2013年廣告違章拆除項目費用支出高達119萬元,通過計算機輔助篩選出大額的廣告拆除支出明細,并查看每筆合同和財務資料,發現廣告拆除工程并未實施政府采購,也未經集體討論,而是直接發包給某建設有限公司施工,且廣告拆除后大部分無驗收資料,少部分的驗收人是副大隊長孫某某。審計人員網絡搜索了該建設公司還發現:該建設公司2013年2月被浙江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暫扣安全生產許可證60天,該大隊的廣告拆除作業正是暫扣期間。這么大筆的金額為什么不實施政府采購而是直接發包給被處罰的公司呢?而且驗收人只有孫某某一人?審計人員詢問該單位有關人員,他們解釋說該拆除工程是由副大隊長孫某某跟大隊長吳某某兩人商討確定,具體操作由孫某某一人操作。這么大的內控缺失引起了審計人員的警覺,感覺有利益輸送的嫌疑。于是立即將2013年部分廣告拆除項目單價與2014年實施政府采購的違章建筑拆除合同進行一一對比分析、測算,發現未實施政府采購的高炮、廣告牌拆除和燈箱廣告拆除的單價與政府采購合同里的項目單價偏高很多,審計人員估測了下,兩者總額相差17余萬元。

          四、辦公用品支出票據要素不全且為復印件

          審計人員通過篩選大額支出發票,發現該單位2013年部分辦公用品支出存在較大疑點:部分原始憑證不僅要素不全、未附具體明細,而且有些是異地發票,有些是復印件。于是,審計人員多次到辦公用品的供貨商企業核對銷售出貨明細數據,并向該公司業務員了解該大隊的辦公用品耗材和硬件設備的采購情況,發現供應商銷售單顯示該單位2012年購置了價值1.80萬元的佳能數碼單反相機和0.50萬元的鏡頭。審計人員想不通該單位為什么需要這么好的相機?是否為工作需要?帶著疑問,審計人員讓該大隊相關人員提供所有固定資產登記臺賬,結果發現該相機未記入固定資產臺賬上。將該大隊辦公室主任黃某某單獨請到審計局談話,詢問相機的去處和支付來源,他道出實情:該數碼相機是大隊長吳某某個人購置提貨給其親戚了,但以單位辦公用品支出列支0.50萬元(正是辦公用品支出中原始憑證為復印件的那筆支出),剩余部分是黃某某用2012年吳某某給他的現金中支付掉,而吳某某給他的現金來源不知道。

           

          攜手出擊揭露真相

          根據審計取得的證據,審計組認為該單位正副大隊長涉嫌職務犯罪,但擔心貿然去找正副大隊長詢問核實會相互串供、相互狡辯,從而導致審計證據被推翻。于是審計組立即將有關情況向局領導匯報并請示下一步打算,經局黨委研究后決定將該案件線索馬上移送給A市人民檢察院,提請檢察部門及時介入,攜手一同出擊。2014年9月,A市人民檢察院反貪局迅速對吳某某和孫某某進行立案偵查,案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通過審訊,吳某某交代了通過虛列廣告制作業務虛開發票和虛開辦公耗材款等手段套取財政資金私吞并為自己支付相機費用,以及因制服和皮鞋采購、違章廣告牌拆除業務未通過政府采購直接給某公司承包等原因多次收受他人財物16.52萬元的事實。孫某某交代了利用職務便利將廣告拆除業務承包給某公司并收受財物5萬元的事實。同年9月,兩人被提起公訴,2015年5月、6月A市人民法院分別對正負大隊長進行公開審理并作出判決,至此,該單位正副大隊長受賄貪污案終于塵埃落定。

           

          審計成果

          審計結束后,審計人員及時撰寫審計要情《二級預算單位套現問題頻發透現監管缺位》得到市領導的重要批示;撰寫的審計信息被省廳、市局采用;反映的審計成果被多家主流媒體報道;促使被審計單位建立健全內控制度,積極整改,堵塞漏洞。

           

          案件啟示

          該大隊正副大隊長受賄貪污案雖已告結,但該案件也應該引人深思:當前部分行政事業單位內控制度嚴重缺失、領導層財經意識非常淡薄、主管部門監管不力等問題,導致權力失去監督和制約,從而滋生腐敗。同時,該案也給審計人員得到了一些啟發。一是要始終保持職業敏感性,對審計發現的疑點要深挖細查,特別是對內控缺失、不合常規支出的被審計單位要加以特別關注,因為這些往往就是案件線索所在。二是要加強與檢察、紀委等部門保持緊密協作和溝通,建立協作機制,發揮部門優勢,充分利用各自的查處手段,有效推進監督合力。

           

          瑞安市審計局  曹秀帆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国产做无码视频在线观看浪潮